999102英皇赌场手机版 > 党群园地 > 王健林“首富重来”新起点?一桩估值缩水70%并购案的特别账簿

打印

2019-03-28 17:03

王健林“首富重来”新起点?一桩估值缩水70%并购案的特别账簿

  对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而言,这将是重回巅峰,抑或“灯火下楼台”的转折点?  2月27日证监会审核委员会,2019年第5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布,收购万达影视的交易获有条件通过。

这场延宕了三年之久的并购,最终以较原估值372亿缩水70%、人民币105亿元的价格成交。   这三年中,万达集团也从“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”的顶点滑落。 2016年万达集团资产达到7961亿元,同比增长%,亿元。

2017年总资产7000亿元,下降%,收入2273亿,下降%。 2018年总资产亿元,下降%,收入为亿元,同比下降%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起,万达将停止连续十几年的主动披露年度报告的动作。   缩水,曾经的华人首富王健林的财富也在2018年大幅缩水。

据2019年1月亿万富翁指数显示,2018年中国亿万高净值人群的身家蒸发近760亿美元,其中王健林身家减少得最多,缩水109亿美元。   落空  2017年6月中旬,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家,摸底排查万达、海航、万邦、复兴和浙江罗森等5家公司的授信和可能的风险。

随即,万达这头商业巨象如蜂鸟般迅速转身,2017年7月19日,王健林举行新闻发布会,宣布将亿包括13个万达城、70多家酒店的资产,打包出售给孙宏斌的融创集团和李思廉的富力集团。   “万达算是刚开始尝试做旅游这块儿内容。 以前都是卖房子,现在做主题乐园,卖几百块门票,这还是有很大差异的,而光靠主题乐园不足以吸引大量客源。 ”万达内部负责策划项目的人员曾对时间财经表示,这样的困难,即便融创有充裕的资金支撑,但靠回报周期长、回报率低的文化旅游项目实现盈利具有较大难度。   2018年1月29日,万达集团官网宣布,作为主发起方,联合苏宁云商、、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,计划投资约340亿元,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%股份。

  其中,融创中国和苏宁各出资95亿元,持股比例%,按此比例计算,万达商业此次融资整体估值约2429亿元。 5月30日,融创中国在港交所发布,融创中国此次出资万达商业已经获得批准并全票通过。 这一次融创继文旅项目,又染指了万达商业的业务。   2018年10月29日,融创中国和万达集团发出公告,融创将耗资亿元,全盘接手13座万达城的设计、建设和管理。

  2016年,王健林接受鲁豫采访提到的“会让上海20年内无法盈利”的万达城,如今已入他人彀中。

  曾经被王健林厚望的以网科为代表的互联网业务,也被调整。

2018年5月30日,万达官微发布消息称,万达(占股51%)、腾讯(%)、高朋(%)将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,万达的互联网战略自此将由腾讯主导。   2019年2月12日,董事长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会上宣布,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。

  至此,万达的文旅城、酒店项目与等项目已全部沽清,意味着承载万达转型梦想的若干项目已然落空。

  “新钱”  不仅是梦想的落空,更意味着意图转型的万达急需“新钱”。

看上去,影视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这三年间,王健林所执着的便是改造万达旗下的影视板块。 2016年万达以35亿美元(约合230亿元人民币)收购陷入亏损的传奇影业100%股权。

在万达收购之前,传奇影业已经连续两年亏损总计亿元,负债90多亿元。   随后王健林将传奇影业整体装入了万达青岛影视投资有限公司,继而整体并入万达影视,并准备将万达影视注入上市公司万达电影,为了达成最后一步,王健林发起融资,向投资人募集资金100亿元左右,交易方式是受让万达影视老股及增资青岛影投。 为了满足投资人退出的需求,这次融资需要有资本化的可能,即上市,或借壳、独立或装入万达已上市公司中。

但这次资本化的想法,整整三年重组而不得。   其原因是多重的。 譬如372亿收购、提交并公布幅度达34%的重组方案,就被监管当局认定资产包含216亿“商誉”,“扭亏为盈”亦有“画饼”之嫌。

很多人等不了那么久。

2017年2月,河南建业、巨人投资等投资人分别将其在青岛影投的出资,转给万达投资。   一个上市成功的万达影视,或可以实现王健林的影视大业,或可以巩固万达去地产化的成果,也对万达资产负债率降到绝对安全裨益良多也或许可以解释。 为何经过一次收购中止、三个版本的收购方案,万达电影也要达成收购万达影视这一目标的原因。   正如王健林在年会上所说,万达集团2018年还要持续转型,首当其冲就是加快轻资产的步伐,其中就提到“万达电影、宝贝王、文化旅游这些轻资产公司也要加快发展速度”。

  2018年2月5日晚间公告称,集团、股份有限公司以每股元的价格收购万达集团持有的万达电影%的股份。

其中,阿里巴巴出资亿元,获得%的股份,文投控股出资亿元,获得%的股份,分别成为万达电影第二、第三大股东。

  “去地产化”两年有余,今年1月12日,王健林在集团年会上宣布,2018年,以影视、体育、儿童为主体的文化产业集团,整体收入达人民币亿元,收入占集团比重达%,首次超过商管、金融、地产成为万达第一大产业。 其中,影视公司收入亿元,可谓万达核心业务中的核心。   但这核心也多有动荡,值得注意的是,万达影视大股万达投资和其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、林宁女士(王健林配偶)承诺万达影视2018、2019至2021年的数分别不低于亿元、亿元、亿元、亿元。

而在第一版的重组方案中,对赌协议的业绩承诺是2016至2018年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13亿元、亿元、亿元。 万达影视2018年的业绩承诺从第一版中的亿元大幅缩减至亿元。   同时,万达影视还面临着诸多人事动荡。 比较近期的包括,2018年3月16日,万达电影总经理蒋德富与五洲发行总经理阙文雄均已离开万达。 原先在美国院线AMC担任董事会主席的张霖也已经退出董事会,将回大连万达担任新的职位,类似的名单还可以拉得更长。   若以收入占比看,曾经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推力并将王健林推上首富位置的地产,已经不及影视板块。 那么,多有动荡的影视板块又能否再度助推万达和它的主人呢?(文章来源:时间财经)。

打印
?